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RSS| 返回主页

中国人物榜

春节与传统文化
——民俗学家高有鹏教授谈“保卫春节”  

2020-01-12 16:53 光明日报人次浏览字号:T|T

高有鹏,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特聘教授。主要从事民间文化与民间文学史研究,出版有《中国庙会文化》、《中国民间文学史》、《中国现代民间文学史论》等学术著作。 编者按: 不久前,著名民俗学家、河南大学特聘教授高有鹏发表了《。

春节与传统文化
   编者按:不久前,著名民俗学家、河南大学特聘教授高有鹏发表了《保卫春节宣言》,提出要保护春节等民俗节日和传统文化,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反响。中国的传统文化如何继承和发展一直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正值2006年春节前夕,记者就春节等民族民间文化面临的问题,就如何保护中国的传统文化采访了高有鹏教授。

文化不仅是一个民族的传统,而且是一种尊严

记者:为什么要提出“保卫春节”这样一个命题,每年人们不都把春节当成最重要的节日过吗?

高有鹏:保卫,是因为有了危机。尽管春节年年都过,但春节所包涵的那种文化韵味正被人们慢慢的淡忘。其实,中国的许多传统节日都存在着被淡化、被遗忘的危机。首先,这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在迅速改变,从传统的农耕文明转向现代工业文明,尤其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的大趋势下,各种文化形态都在改变着人们的行为和心态。其次,也是一个最为直接的原因,就是作为中国百姓日常生活内容之一的民俗,正被西方文化所冲击,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青年人,来不及细细咀嚼品味春节文化内涵,而是更喜欢西方文化背景下的圣诞节、情人节等那种游戏性的狂欢。还有,我们的城镇化正在加快,环境规划的专家们只注重对物的关注,在城市规划设计上更多的是追求技术和实用主义,这也使城市的民俗存在越来越淡化。民俗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色和民族记忆,如果不断被淡化、被淡忘,久而久之就是文化的严重流失。在某种意义上讲,文化包括民俗在内,不仅是一个民族的传统,而且是一种尊严,是一个民族在精神层面上的具体标志。所以,当它被外来文化冲击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仅仅感叹,而且要看到它已经使一个民族的文化安全面临了危机。在这种背景下,我在我的学生中做了“保卫春节”这样一个演讲,呼吁更多的人重视民俗,特别是春节,珍惜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维护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尊严。也就是说,在面向世界的发展中,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我们首先要理解、懂得自己的历史和传统,我们不能数典忘祖。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感慨年越过越没有味儿,久而久之,这种味儿越来越淡,淡到被人忘记时,它还会真正存在吗?这种危机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

记者:你提到“民族文化安全”,什么叫文化安全?春节的保护涉及到我们的文化安全吗?

高有鹏:文化安全说到底就是保障文化资源、文化权利的不受损伤。过去,我们反封建迷信,把包括春节在内的许多民俗都作为封建迷信反掉了,以致于新的文化传统没有形成,而旧有的文化传统都被当做腐朽的东西抛弃了,形成了令人无所适从的局面,这是造成春节等民俗越来越淡化的原因之一。我们如果没有了包括春节在内的民俗文化,就意味着在文化发展中被淘汰。我这样讲既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在倡导民俗救国,而是希望人们珍惜自己的文化传统,在现代化的建设中,不要被别人化掉。西方文明有它的魅力,我们当然可以接受,但是,我们更应该坚守我们的文化传统和文化尊严!春节的意义是无比丰富的,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了解它,甚至不尊重它。应该说,这是一个基本立场问题。什么立场?价值立场,审美立场,文化立场。我们应该呵护它,因为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是民族文化的根。我们的祖先强调,礼失求诸野,野是什么?是四面八方的民间社会,这才是文化发展的重要源泉。

不懂得民俗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就无法创新

记者:有人提出春节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创新。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高有鹏:春节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节日,面对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它确实需要创新。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任何创新都不是无端的,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对自身的清理和发展。我们创新,在哪里创新?是改变自己,皈依他人的文化吗?所以对传统文化来说,仅从字面上理解“创新”两个字远远不够。当然,我们的春节也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而且,在历史上,年、岁、春,这三个概念曾经互不相联。比如年,是丰收的意思;岁,是牺牲、祭祀的意思;春,是百草得阳气而生的意思。它们如何联结成了一个整体?这里既有历法在社会实践中被不断完善的因素,又有社会选择、文化选择和生命选择的因素,特别是信仰的因素,包括自然崇拜、灵魂崇拜、祖先崇拜。所有这一切造就了春节这样一个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都信奉的节日。我们甚至可以说,春节是我们的驿站,更是我们的百科全书。所以创新是有条件的,是在记忆、继承的基础上的发展。记忆,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这就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马约尔在《文化与遗产》“导言”中所说,记忆对于一个民族的创造和发展都是极其重要的,不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遗产,人们都能在这里找到灵感和智慧的源泉。现在,全世界都在进行着意义非凡的口头和非物质民族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运动,抢救和保护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恢复一个民族对自己的记忆,树立一个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我们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个善于创造的民族,四大发明是创造,春节也是创造——这是我们异常神圣的文化遗产。我们创新,是为了使这个节日更加丰富多彩,而不是消解它。

记者: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看到“创新”这两个字,你是否认为人们对“创新”存在误解?

高有鹏:对于创新,我们更多的是指技术创新,忽略了文化创新。其实这两者同样需要,缺一不可。如何创新?离不开继承。如何继承?需要认同和记忆。民族认同在文化发展中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人与人之间为何缺少广泛的联系和沟通?情感缺失是一个重要因素,所以,我们应该在发展中寻求健康、和谐的情感,通过春节,大家相互拜年,表达美好的祝愿,既温暖了别人,也丰富了自己。而我们对春节的创新,应该在年的形式上和内容上融入更多美好的事物,而当你不知道年的价值和意义时,又如何去创新?

其实春节与今天的社会完全不矛盾,祭灶、点蜡烛、贴春联、包饺子、放鞭炮、祭祀祖先、相互问候、致以祝福、敬老爱幼,这与建设合谐社会是相通的。我们应该珍惜这份文化资源,让它成为温暖世界的暖流。“保卫春节”是为了民俗生态的修复、建设和发展

记者:去年,韩国的“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口头及无形遗产”,你怎么看这件事,你提出“保卫春节”是否和此事有关?

高有鹏:这既是中国文化的光荣,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尴尬。为什么呢?我们知道,端午在更为古老的历史中,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节日,人们在这个节日中相互送艾草、雄黄酒、粽子、糖糕,缠上红丝线,至今在中国民间还有许多遗迹,很多地方端午节都要划龙舟,过得有声有色。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韩国人在保护方面比我们做得好,他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了重要举措,这一次他们申遗成功了,我们应该高兴——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尽管端午祭和端午节并不是一个概念。端午祭也好,端午节也好,都是东方文化的经典,不能说被他人保护就成了我们的耻辱,而是我们自己要做得更好。当然,文化资源在文化发源地理应更受珍重。这也使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节日文化在发展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就象我们的春节,表面上看起来很热闹,南来北往的人群熙熙攘攘,都在赶着回家过年,但是不能不承认,很多人过春节是一种应付,是一种随波逐流。所以说,保卫春节,是呼吁人们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过年,恢复传统礼仪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春节是一种形式,更是我们民族文化精神的载体;过好春节,绝不仅仅是吃一顿团圆饭,它是一个完整的民俗生态的修复、建设和发展。

记者:你提出“保卫春节”,是否也是要恢复对民族文化的自信呢?

高有鹏:对民族文化的不自信在近代中国表现得尤为突出,当我们的美梦被洋人的坚船利炮打破的时候,我们的耻辱与日俱增,感到事事不如人。在这种背景下,古训中的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等等,在“洋”文化面前就显得异常苍白无力了。今天,社会的发展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这种不自信的心态仍然没有消失。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春节,几乎所有的民俗传统都被我们忘掉了,被当做封建文化垃圾扔掉了。同样,这也是全世界共同存在的一个问题。所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对口头和非物质遗产进行抢救和保护,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责任尤其重大,因为我们是五千年文明古国,我们的文化资源尤其丰富,如果我们不重视对包括春节在内的民间文化给予足够的保护,那么,整个人类的文化就会受到相当大的损失。同理,我们做得好,人类的文化就会受益很大。在这方面,韩国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们保护的端午祭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理所当然应该受到我们尊重。我非常欣慰地看到,文化部刚刚公布了我国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保护目录,春节是在“民俗”类保护名录中。我提出“保卫春节”,有人说用不着保护,我所强调的是以保卫春节为契机,对民俗整体保护,包括那些被我们误读的内容。

在日常生活中珍重我们的文化

记者:关于春节,或者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你最想向人们传达的是什么信息?

高有鹏:保卫,并不是简单地回归,而是珍重它,在日常生活中去保护它。我曾经多次强调,以民俗、民间文学、民间艺术为主体的民间文化是整个民族文化的底色。有一些人以此为鄙,其实是一种无知。懂得了我们民族文化的丰富多彩,才会真正地去爱我们这个民族和我们这个国家,才懂得什么叫做伟大。这是民族自信心的基石,不是厚古薄今,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知己知彼,是全面而准确地看待世界。一个民族靠什么去凝聚?靠武力行吗?不行,还是要靠文化。文化不是万能的,但它确实可以通过交流、传播,获得更广泛的认同和理解。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题,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有着关于这个命题的许多论据。我们继承文化传统,是为了发展文化;我们尊重其他民族的文化,提倡文化的多元共存,但是任何时候也不能忘却我们自己的身份。

我尤其要强调的是,文化是一个整体。在文化发展中,不同阶层的文化,不同时代和地域的文化,共同构成民族文化的主体。精英文化有自己的独特价值,而大众文化同样有自己的价值。特别是民俗,它还有许多价值和意义没有为我们所理解。


上一篇:《中国文化进万家庚子年日历(年鉴)》在北京正式发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