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RSS| 返回主页

中国人物榜

曹氏风筝飞入寻常百姓家 孔家三代传承更兴盛

2011-07-19 20:53 未知人次浏览字号:T|T

精美的曹氏风筝 曹氏风筝第三代传人孔炳彰 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天朗气清时,人们常常想携亲带友一块儿去放风筝,这也一直是孩子们一听就来劲儿的户外活动。而提到做风筝,讲究就多了,各地的风筝做法不同,风格也各异。在北京,早些年风筝行里。


精美的曹氏风筝


曹氏风筝第三代传人孔炳彰

  “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天朗气清时,人们常常想携亲带友一块儿去放风筝,这也一直是孩子们一听就来劲儿的户外活动。而提到做风筝,讲究就多了,各地的风筝做法不同,风格也各异。在北京,早些年风筝行里就有“南城大沙燕、北城黑锅底”的说法,就是指在琉璃厂开风筝铺的“风筝哈”和在地安门摆风筝摊的“风筝金”。到了上世纪70年代,京城又出现了两种不同风格的风筝,一是画家马晋独树一帜的具有文人画意的风筝,另一家就是曹氏风筝。

  曹氏风筝的由来

  曹氏风筝,如果不加解释,都会被误以为是某个姓曹的人自创的风筝,谁也想不到会与曹雪芹扯上什么关系。现年64岁的曹氏风筝传人孔令民说,他们家传的曹氏风筝其实与曹雪芹颇有渊源。当年曹雪芹为了救济穷困潦倒的朋友于景廉,扎了几个风筝叫他拿去卖,结果风筝被高价售出,于景廉得以安度除夕。曹雪芹由此想到“将扎风筝的手艺传开,济人以艺”,于是便著成《废艺斋集稿》八卷,记录了身有残疾者用以谋生的各种手艺,这些书稿一度被礼亲王的后裔所藏,后来礼亲王的后裔因生活穷困潦倒,就把书稿卖给了日本商人。1943年,孔令民的父亲孔祥泽考入国立艺专学习雕塑,师从日本老师高见嘉十。在协助老师撰写有关风筝的文章时,偶然看到了曹雪芹的遗著《废艺斋集稿》,其中第二卷《南鹞北鸢考工志》就是指导残疾人做风筝的部分。这本书介绍了数十种风筝的扎制图式、口诀以及放飞技巧。由于时间紧,孔祥泽只抄录下书中十几种风筝的制作技法。孔祥泽自从读了《南鹞北鸢考工志》后,就对风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按图索骥,边扎边学,经30余年的潜心钻研,终于将曹氏风筝扎制出来,并将之发展成系列产品。因为钦慕曹雪芹为残疾人谋求生计的善心,便把自己的风筝命名为曹氏风筝。

  曹氏风筝讲究“扎、糊、绘、放”四艺,制作过程非常复杂,包括削竹、绑扎、涂胶、蒙面、染色等多种工序。其要点在于保证骨架的左右对称,这样风筝才不会在天上翻筋斗;图案色彩对比要强烈,这样放飞起来才能栩栩如生、赏心悦目。曹氏风筝整体比例十分完美,在空中飘飞造型极佳,其代表作品是扎燕儿。现在,曹氏风筝制作技艺已入选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三代传承,越做越大

  曹氏风筝从孔祥泽开始传承了三代,一直没有中断。在第二代传人孔令民手里,曹氏风筝越做越大。受家庭熏陶,孔令民从小就喜欢风筝,因为父亲有手艺,所以家里从不买风筝,如果想玩就自己扎。孔令民记得,因为会扎一些样式简单的风筝,童年时身边的小伙伴都很羡慕他。孔令民说,开始自己并没有把做风筝当回事,真正让他走上风筝制作这条路的还是因为生计。上世纪70年代初,孔令民从河北插队回京后,在一家专做玩具的残疾人乡镇企业任技术指导。由于厂里经济效益不佳,为了养家糊口,孔令民想到了继承父业扎风筝。于是,他开始系统地跟父亲学习曹氏风筝的制作技术。但就在孔令民初学技艺的这几年,正赶上社会动荡时期,家中的风筝被抄了好几次。直到1978年,孔令民才带着几名弟子重操旧业。

  80年代初,孔令民将曹氏风筝推向了市场,这对孔家来说也是意义重大的一次转变。毕竟原来扎风筝是爱好,但推向社会后,扎风筝就成了营生。当时,孔祥泽曾对孔令民说:“既然咱叫曹氏风筝,并把它推向了社会,就应该继承《废艺斋集稿》中的精神,为残疾人提供谋生的技能。”因此,孔令民就在北京的怀柔、大兴、海淀等地向当地的残疾人传授风筝制作工艺。可是因为赚钱少,许多学徒还未出师便另起炉灶了。

  40多年来,孔令民对风筝情有独钟,创作出了不少风筝作品。2001年,他的16件风筝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但曹氏风筝能有今天的声誉,与孔令民的儿子孔炳彰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打小,孔炳彰就是孩子圈里最受欢迎的一位,每次手工课,孔炳彰制作的风筝都是班里的抢手货。虽然是“80后”,但孔炳彰的言谈举止透着稳重,这与他多年钻研技艺有关。孔令民说,因为自己眼睛不好,已经很少亲手扎风筝了,现在主要都是儿子的作品。孔炳彰钻研曹氏风筝已10年有余,孔令民说,我们从没逼过他,他学这个完全是自愿。

  2007年,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庄镇政府的支持下,孔家成立了曹氏风筝工作坊,吸收当地的村民尤其是残疾人来当学徒工,教他们曹氏风筝的制作技术,给他们发工资。一方面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出路问题,提高了他们的收入;另一方面,也使曹氏风筝的传承更为兴盛了。“我敢说这么大的风筝制作规模,在北京目前还没有第二家。”孔令民骄傲地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留住中华民族文化之根